留言内容
留言时间 黄* 2019/6/23 2:14:34
留言标题 酒泉市公安局南苑派出所户籍员张晶行政行为严重侵权
留言内容 我是酒泉市肃州区南苑派出所辖区居民黄幼泉,现将酒泉市南苑派出所户籍员张晶的行政侵权行为反映如下: 一、本人黄幼泉,女儿黄慧娴、孙子闫黄宝瑞于2012年6月26日因离婚迁入我户,迁入理由为离异子女投靠父母;2014年1月8日更改名字为闫黄宝瑞,符合酒泉户籍更名政策,同时符合国家《户口登记条例》变更姓名的规定:可以将乳名改为学名的规定。孩子自出生以来乳名一直为宝瑞;根据《婚姻法》第16条规定:“子女可以随父姓,可以随母性。”当时我们要求变更为黄宝瑞,派出所户籍员张晶的答复是孩子父亲不同意不能改姓,这是酒泉市公安局的规定,只能改名。因为孩子的父亲从未过问过孩子,从未联系过,我们为了符合酒泉市户籍政策,将孩子的姓保留,合法合规的将名字变更为闫黄宝瑞,办理人员为户籍员张晶。 二、酒泉市南苑派出所户籍员张晶2019年1月25日违规对孩子的姓名进行变动,对孩子造成了巨大的身心伤害。 2019年2月26日-2月28日闫鑫持南苑派出所户籍员开具的户籍证明,多次闯入学校,在孩子上课期间多次闯入教室,强行宣布孩子的姓名被更改,强行将孩子的姓名张贴公示,对孩子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伤害。通过学校老师和孩子反映,我们才知道孩子的姓名被南苑派出所户籍员张晶更改,并私自开具了户籍证明。 我们之后去南苑派出所询问,被户籍员告知对方闫鑫以《关于变更子女姓氏问题的复函》(【81】法民字第11号)为据擅自更改了孩子姓名。本条复函前提是一方因向公安机关隐瞒离婚事实,而取得子女姓名变更的,另一方要求恢复其子女原姓名且离婚双方协商不成,公安机关予以恢复。但是我们于2012年迁入就已经在户口本上明确登记为离异,办理名字更改于2014年,户籍员张晶明确知道婚姻状况,并无任何隐瞒,只更改了名字,未变动姓氏,符合规定。此条依据毫无理由,牵强附会。南苑派出所却以此为由,强行恢复了孩子的曾用名。这个行政行为严重侵犯了孩子的合法权益。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意见》第19条解释:“父或母一方擅自将子女姓氏改为继母或继父姓氏而引起纠纷的,应责令恢复原姓氏。”本人孩子的姓氏并未变动,却被强行恢复,行政行为严重违规,不符合名字恢复的相关规定。 三、根据公安部最新户籍管理条例中第十九条,公民因结婚、离婚、收养、认领、分户、并户、失踪、寻回或者其他事由引起户口变动的时候,由户主或者本人向户口登记机关申报变更登记。户籍员张晶在户主和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变动户口信息,严重违反条例规定。 四、根据甘肃省酒泉市肃州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甘0902民初320号判决,法院对对方要求变更孩子姓名以《婚姻法》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子女可以随父姓,可以随母性”之规定,故本院对原告提交的证据的证明效力不予认定。根据《民法通则》第99条第1款的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孩子于2019年3月4日经肃州区人民法院传唤,在笔录中明确且强烈的表明自己的名字不愿意被改为“闫峻博”。 五、本人要求酒泉市公安局、肃州区公安局、南苑派出所对户籍员张晶的行政违法行为予以纠正。根据行政违法行为的相关解释,行政违法是违反行政法规的违法行为,包括一是职务过错,即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这类失职行为使国家利益和公民合法权益遭受损害;二是行政过错。 户籍员张晶的行为违反了行政法规,违反了中国共产党纪律,违反了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违反了公安部的相关规定,且对本人及子女、孙子造成了严重的身心伤害。 综上所述,本人要求酒泉市公安局南苑派出所恢复孩子的姓名为“闫黄宝瑞”,以消除其行政行为对本人和孩子造成的身心伤害及不良影响。 申请人联系方式:黄慧娴 18909379257黄幼泉 13893752229
回复结果

网友:

您好!6月23日,您在《市长信箱》中留言,反映:“酒泉市公安局南苑派出所户籍员张晶行政行为严重侵权”(事项编号20190623000002),现答复如下:

经核查:南苑派出所在2019年1月24日作出恢复您儿子闫峻博姓名的决定是基于以下三点做出的:一是按照《公安部关于父母离婚后子女姓名变更有关问题的批复(公治【2002】74号)》文件精神,对于离婚双方未经协商或协商未达成一致意见而其中一方要求变更子女姓名的,公安机关可以拒绝受理;对一方因向公安机关隐瞒离婚事实,而取得子女姓名变更的,若另一方要求恢复其子女原姓名且离婚双方协商不成,公安机关应予以恢复。您于2014年1月8日向公安机关提出变更儿子闫黄宝瑞姓名申请时,申请中刻意向公安机关隐瞒了离婚事实,孩子生父闫鑫要求恢复其儿子原姓名且离婚双方协商不成。南苑派出所才予以恢复姓名。二是该行政行为并非当事人所陈述的户籍民警张晶的个人行为,当事人提交申请后,南苑派出所户籍民警张晶经呈请所领导审批,并书面请示肃州区公安局治安大队户籍管理部门同意后,2019年1月24日按规定要求将闫黄宝瑞姓名恢复为闫峻博。三是南苑派出所并非当事人陈述的强行恢复孩子姓名。在作出恢复姓名的决定前,南苑派出所耐心细致的做了当事人双方大量的说服、劝导工作,讲明反复变更姓名的利害关系和对未成年子女的影响,双方仍协商不成。南苑派出所遂决定将离婚双方未成年子女姓名恢复为最初孩子出生申报时的姓名。

南苑派出所做出的变更姓名的行政行为不属于您引用的公安部最新户籍管理条例中第十九条陈述的情形,变更姓名属户籍业务中的主项信息变更并非因结婚、离婚、收养、认领、分户、并户、失踪、寻回或者其他事由引起的户口变动。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第十八条之规定,未满十八周岁的人需要变更姓名的时候,由本人或者父母、收养人向户口登记机关申请变更登记。《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子女可以随父姓,可以随母姓”。子女的姓名是在出生时由父母共同协商后依父姓或母姓为其命名。也就是说,未成年子女在出生后,由其父母确定的姓名符合法律规定。在夫妻双方离婚后,虽然未成年人由一方抚养,但另一方对子女的监护职责并不因其不实际抚养子女而消灭。其子女作为未成年人,其姓名的决定权和变更问题仍然是父母双方共同监护的内容,应由父母共同行使。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变更子女姓氏问题的复函》、《公安部关于父母离婚后子女姓名变更有关问题的批复》都给予了明确的规定,对于夫妻离婚后需要变更未成年子女姓名的,须由双方共同协商提出书面申请,到公安机关办理。否则,应予以恢复。

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关心和支持,欢迎您继续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

酒泉市公安局

2019年7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