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内容
留言时间 牛* 2020/2/11 13:12:12
办理情况
留言标题 请求酒泉市市长为民做主,还民公道,给民一个合法权益,还法律尊严!
留言内容 举报 尊敬各位领导你们好? 我,举报人(牛俊霞)女,汉族,生在1974年4月15日,620422197404154821,联系电话15095673926,原住在甘肃省酒泉玉门市柳湖乡富民村一组46号,现在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我原本是甘肃省会宁县大沟乡人,在2005年到甘肃省酒泉玉门打工,在2006年6月14日我前夫和我离了婚,在2006年10月份我为了响应国家移民政策,我搬迁到甘肃省酒泉玉门市柳湖乡富民村一组46号,因为我是妇道人家,我经常受到村上石主任和牛主任歧视,还有乡政府有些工作人员的歧视,村民也歧视我们母子,为了孩子我一忍再忍,为了躲避别人的歧视,我在玉门市花海乡上开了个商店,供孩子上学,在2008年3月份本地村民徐勇两次向我借钱,我拒绝了徐勇,在2008年7月18日下午徐勇夫妇两个人找借口打我住院18天,当时报案到花海派出所,花海派出所马队长受理的案子,有一天晚上马队长让我陪他,我不去,马队长就把案子转到花海法院,法院梁林舂和谢卫莉受理的案子,谢卫莉和梁林舂拖延到2009年1月12日早晨8点说开庭,我早晨8点到法院门口一直等到9点开门,在开庭过城中谢法官当我面给徐勇支招,我很生气。我就拿出手机偷偷录了音,谢法官发现了冲上来把我连打带骂抢去了我的长虹手机,强行让我撤诉,梁林舂辱骂我是个骚货,在法官都不主持公道的前题下, 人人可以打骂我们母子,歧视我们母子。我在无奈之下,我把房们锁上,我把地承包给张玉明,带着孩子去新疆打工避避风头,供孩子上学,我没想到的是我躲都躲不过,在2010年柳湖乡贪污了我们母子粮食补贴,取消了我们母子低保,在2013年3月份乡政府石小鸿给我打电话要推倒我的住宅,我生气说了石小鸿, 在2013年4月份村民郭相义老婆给我打电话,给我五万元要买我的住宅,我拒绝了郭相义的老婆。在2014年3月份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司法所长带表村委会村长田集元把三亩八分地承包孟世鹏,钱到现在不给我。在2014年4月份我不知道的情况下,郭相义用违法手段从我前夫手里以4万5买走了我们母子的住宅和地, 郭相义老婆心虚给我打了个电话,我从新疆跑到玉门市柳湖乡富民村一组我拦挡郭相义,我给郭相义好言相劝,郭相义不听劝,强行拆了我的住宅,郭相义老婆威胁我。说如果我在阻拦他拆房子他就拿铁锹铲我的头。我在无奈之下,我找到村委会田集元,田集元是司法所长代表村委会书记,田集元完全可以调解一下这事,可是田集元不但不做为,还让我母子净身出户,让我有本事告去,辱骂我是个婊子,柳湖乡政府有些工作人员侮辱我,说我到柳湖乡政府要男人去了。 我在无奈之下,我找乡长杨金齐,乡长杨金齐说他是为人民服务的不是给我服务的,还说让我看他办公室有没有房子和地,如果有的话让我拿上。 我在无奈之下,找到玉门市政府信访局,信访局​给柳湖乡打了个电话,我没听到说的什么,玉门市信访局工作人员清科长说我的烂事他们信访局不管,信访局王仁平辱骂我,说我是个啥球东西,王仁平说他们凭什么要给我服务,我在无奈之下,我找到酒泉信访局,酒泉信访局让我起诉,我就起诉到法院,三级法院驳回我的诉状,法官说我确实很冤,但这属于行政管不属于他们法院管,步步逼到我上访维权。到现在我没得到公平合理的解决方案,我得到的是打击报复,非法拘留,在2017年9月拘留我10天,在2018年3月1号早晨11点何局长给我打电话,让我下午3点到玉门市政府信访局见市长给我解决问题,我很高兴,2018年3月1号下午3点我到信访局,可我没有见到市长,信访局的是我们柳湖乡李主席和派出所马龙,马龙和他的民警等着抓我, 当时我不服我问马龙,为什么要拘留我?李主席和马龙说,2017年拘留10天,还欠15天,我又问马龙法律还可以欠账吗?马龙骂到还是那句话整的就是你有本是你告去,马龙和的民警把我连打带骂,给我戴上手铐抢行拘留我15天,导致我头部受伤,到现在好不起来,当地领导欺下满上,我没得到合理合法的解决方案,我得到的却是打击报复,非法拘留,当地领导和市信访办工作人员口口声声要给我判刑,我该怎么办???在2019年3月18号我到北京反应我的问题。在2019年4月18号晚当地李主席给我发这个图片让我回来他们给我解决问题,我回到当地后,领导说当地换亲领导,今天推明天,明天推下个礼拜,就这样天天推,推到2019年6月10号给我的答案全是伪造事实,这样也算给上面一个交代吗???领导中央信访让我找省级以下,本级以上的直接领导,可我怎么找啊??玉门市政府信访办工作人员不给我预约直接领导,市政府们口保安辱骂我是个叼民,不让我进市政府找领导,我就这么一天天等下去,我该怎么办??我们母子流离失所,流落街头,无家可归我们母子到处租房住,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办??在2019年6月11日我去甘肃省反应问题,在2019年6月19号当地换的新领导丁主席把我从省里接回来,说酒泉领导要见我,在2019年20号酒泉信访局和玉门市换的新市委书接待我。可几个领导什么都没说就走了,21号的下午我得到的伪造事实方案。我不服。在我不服情况下,本级李书记和丁主席答应约市长,在2019年9月16号市长和市委书记接待我了,市长青口给我答应在2019年30号之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我一直等10月20几号我找到市长办公室才见到市长,市长给我口头答复。给我房和地。所有宋史和减少收入不承担。为什么???1,第一零六条,第二款),侵害他人财产,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因减少收入和费用, 2,民法通则文明规定,公民受有生命健康权,(第九十八条)。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第一百三十条)。 3,(第一百零一条)。公民,法人受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 4,妇女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民事权利(一百零五条)。 5,国家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中,侵犯公民,法人人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第一百零二十一条)。 为什么当地工作人员故意歪曲事实??不依法行政?还口口声声要给我判刑??法律何在?公平何理???所有的不可思议,造成我如今的巨大损失。请问尊敬的领导是权利大???还是国家法大??? 为什么象郭相义这样的不法之徒逍遥法外,为什么像田集元,杨金齐,王仁平,马龙,谢卫莉,这样的工作人员脚踏国家法律尊严,被坏司法机关声誉的执法人员,如果不严惩国家法律尊严何在??司法机关声誉何立??公民合法权益何能得到安全保障??肯请中央领导和省领导明查,及时为民作主,为民请命,还民公道,护民正当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还法律尊严。 我到玉门市柳湖乡。没有得到柳湖乡应该给预的待遇,得到的却是一次又一次欺辱和不公 请求中央领导和省领导明查,还我一个公道! 此致 自书人:牛俊霞 2019年12月4日 ​
回复结果

 

网友:

您好!您在市政府网站《市长信箱》栏目中留言,反映“请求市长为民做主,还民公道,给民一个合法权益,还法律尊严(事项编号-20200211000040)”的问题,现答复如下:

  • 基本情况

    经调查核实,您原籍为甘肃省会宁县大沟镇,2002年搬迁至柳湖镇富民村,2010年户籍迁入柳湖镇富民村二组45号,现暂住于玉门市玉门镇南门村一组出租屋。

    您与前夫李海江于1994年5月5日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两子,2002年搬迁至原玉门市毕家滩移民工作指挥部2标(现柳湖镇富民村),因双方感情基础脆弱,婚后经常发生矛盾致感情破裂,双方于2006年6月14日在玉门市小金湾乡办理协议离婚(因2006年柳湖镇未挂牌成立)。您与前夫在离婚协议中约定:长子李万铅由李海江抚养,次子李万全由您抚养,双方互不承担抚养费,离婚后次子李万全暂住李海江家中,待您有固定住所后再将其带走;双方离婚后如再婚,任何一方及其配偶若对婚生子不好,对方有权将婚生子要回抚养;双方对家庭财产不进行分割,均归李海江所有,双方对债权债务不进行分割。离婚后,李海江在2006年8月离开柳湖镇,后来您也离开柳湖镇。

    2014年4月15日,您的前夫李海江将房子和所有土地作价4.5万元转让给同村村民郭相义,同时承诺郭相义,若您寻事,责任由他本人承担,房屋转让后您的前夫李海江便离开柳湖镇。2014年,您在得知房屋及耕地被前夫转让给郭相义后,遂与郭相义理论,双方发生争执。2014年5月5日,您到柳湖镇政府上访,要求确认转让协议无效并主张要求郭相义退回房屋和14亩耕地。柳湖镇司法所和富民村村委会依据离婚协议及转让证明进行了调解,郭相义要求您找到前夫李海江,在一个月内退还4.5万元的转让费,之后便给您退回房屋和耕地。您未按照郭相义的要求寻找前夫李海江退还转让费,一直单方面坚持要房要地。郭相义在等待一个月后,便将接手的房屋拆除重建。在郭相义将房子拆除重建后,您开始上访。因调解无果,柳湖镇政府根据调查情况作出了由您通过诉讼程序解决的决定。

    2015年9月,您和长子李万铅、次子李万全向我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诉讼请求为:依法判令继续履行其与柳湖镇富民村村委会签订的14亩耕地的承包合同并给付粮食直补7200元;依法判令郭相义归还14亩承包地和位于柳湖镇富民村的农村住宅2间并承担2015年侵占14亩承包地的损失2600元。2016年4月,经过法庭调查、审理,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你们的诉讼请求。您不认可市法院的判决结果,于2016年7月向酒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酒泉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依法对上诉请求和案件事实审理后,判诀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明确“本判诀为终审判诀”。

    2016年8月,您向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请求撤销甘肃省玉门市人民法院(2015)玉民初字第843号、甘肃省酒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甘09民终483号民事判决。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案件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了依法审理。经过审查,您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涉案房屋所有权和承包地的使用权已确权并登记在您本人名下,也未能提供柳湖镇人民政府富民村村委会向您和您的小儿子李万全分配耕地的证据,2016年11月,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裁定,驳回您的再审申请。您因不服判决,自2016年开始多次赴省进京进行上访。

    针对您多次上访反映的问题,我市柳湖镇从2016年开始,市、镇、村三级多次进行调解,并答应为您解决房屋和土地。在2017年调解中,当事双方李海江和郭相义承诺给予您14万元补偿费用;2019年6月,市委包案领导及酒泉市信访局专案化解组分别与您见面进行调处;2019年9月16日,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市长何正军在信访接待日接访了您,按照市长信访接待现场办公要求,政法委、法院、检察院、信访局、公安局、司法局、农业农村局等部门工作人员组成联合调查组再次对您的信访案件进行专案调查和调处,您不接受处理意见,并提出先解决高额赔偿,才接受房屋土地的诉求,致使案件无法妥善化解。您对我市政府历次进行调查时形成的调查笔录、作出的处理意见或送达回执上均拒绝签字,也未要求复查申请。

    二、本次调查核实情况

    1、关于您一家搬迁时间的问题:您及您的家人于2002年向搬迁移民陈永胜购买移民指标,顶替陈永胜一家搬迁至富民村一组46号(原二标一组)。2006年6月,您与李海江离婚后,李海江及其大儿子户口迁回原籍会宁县大沟乡,您及小儿子继续留在柳湖乡,于2010年在柳湖乡统一安排下到原籍迁户,后落户至现柳湖镇富民村二组45号。

    2、关于您反映的房屋和耕地分配问题:2002年,您及您的家人顶替陈永胜移民指标分配到一套45平方米安置房和6.1亩口粮田。2005年,毕家滩移民指挥部对第一轮分配耕地不足人均3.5亩的农户进行了二轮土地补齐分配,您的前夫李海江借陈永胜的名字又分配了7.9亩土地,此时你们的耕地面积共计14亩,达到了当时人均3.5亩的耕地标准。2006年,您与前夫李海江离婚后,富民村村委会未再给您及儿子分配任何房屋及土地。

    3、关于您要求补发粮食直补款的问题:2006年粮食直补政策实施以后,当时因毕家滩移民指挥部条件限制,指挥部以移民花名册为基础,以户为单位给所有搬迁移民发放粮食直补,因李海江返回原籍,故村委会将您及两个儿子共计3人统计上报,发放了10.5亩土地的粮食直补资金直到2009年。2010年,为逐步规范惠农资金的发放,柳湖乡根据市上粮食直补相关政策要求,对享受粮食直补的农户进行清理核查。经核查,由于您及儿子长期不在柳湖居住且将大部分土地撂荒,富民村村委会不再将您和两个儿子纳入粮食直补发放名单,柳湖乡根据相关政策停发您的粮食直补。

    4、关于您反映孟世鹏承包土地的问题:经调查核实,2015年,柳湖乡富民村引进当地种植大户孟世鹏规划建设连片拱棚基地,因拱棚基地修建占用郭相义家土地(原李海江家土地)3.5亩,村委会经与郭相义协商,签订土地流转协议,村委会以每亩100元的价格租用20年,租金共计7000元。

    5、关于您认为柳湖镇富民村2组45号的宅基地是个人财产的问题:您在诉讼和信访中称,2006年6月14日, 您与前夫李海江达成的离婚协议中第五条所约定的双方对家庭财产不进行分割,均归乙方(李海江)所有的“家庭财产”是指会宁老家的房屋,不是柳湖镇富民村的房屋,柳湖镇富民村的房屋是您离婚后富民村村委会分给您的个人财产,现李海江将该房屋出让,是无权处分。根据柳湖镇富民村村民委员会的调查及证明,均证实您说的房屋是2002 年其与前夫李海江购买第三人陈永胜的搬迁指标而分配的。2006年6月您与李海江离婚后,富民村村委会再未向您分配任何房屋和土地,所以该房屋属于婚内财产,不是离婚后个人财产。对于婚内夫妻共同财产,双方在离婚时已约定归李海江所有,所以李海江有处分权。

    三、处理和答复建议

    1、关于您要求郭相义返还房屋和土地,并赔偿从2014年4月到现在的相关损失共计60万元问题的答复:您要求郭相义退还房子和耕地的问题,按照李海江与您离婚协议约定,属于自行放弃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且该案件已经人民法院两审终审。您提出的由郭相义赔偿误工费、土地损失、来回北京的车费等要求,因您在历次调解中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该项要求由您收集相关证据后通过诉讼解决。

    2、关于您要求补发粮食直补问题的答复:您与前夫李海江在2006年离婚后,因双方长期不在柳湖镇居住且将土地长期撂荒,柳湖镇根据政策将粮食直补予以停发,所以您提的补发粮食直补4800元的要求,按照相关政策不予以支持。

    3、关于您要求政府为您修建住宅问题的答复:按照此次走访调查及离婚协议约定,您的前夫李海江转让房屋属于有权处分且已成既定事实,应由你们双方协商处理。考虑到您长期不在柳湖镇居住,但实属柳湖镇户籍人口,党委政府可帮助解决您在生产生活方面的困难。一是根据全镇村庄规划,为您划定宅基地一处,积极争取危旧房补助政策,由您自行修建,或由村集体帮助解决长期生活用房一处。二是由富民村村委会严格按照移民土地分配标准和相关程序,在现有法定耕地面积内为您解决生产用地7亩,保障您的生产生活及产业发展。

    4、关于您要求郭相义补偿土地流转费问题的答复:郭相义在受让土地后,将3.5亩土地以7000元价格流转给富民村村委会。按照您与前夫李海江达成的离婚协议已说明李海江有权处置房屋和土地,郭相义受让土地后将土地进行合法流转,您在此次调查中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该争议土地是与前夫李海江离婚后由富民村重新向您承包的,故您要求郭相义补偿土地流转费的诉求没有事实依据及法律支撑。

    5、关于您反映柳湖镇干部辱骂及不作为,要求进行处理和赔偿精神损失费问题的答复:2017年9月和2019年7月,柳湖镇纪委和玉门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两次针对您反映的柳湖镇和其他单位干部辱骂您的问题,对相关当事人进行走访调查,通过谈话,并未收集到相应证据证明原柳湖镇干部辱骂您的事实。如若您坚持要求政府赔偿精神损失,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精神损害赔偿的司法解释》提起民事诉讼或依据《国家赔偿法》提起行政诉讼予以解决。

           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关心和支持,欢迎您继续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                       

     

    玉门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2020年2月21日